第1章 關於時間的設定

當初在紅海祭臺之上的青年登時麵大變,容更是閃爍不斷。“哼,老祖如果知曉此事,夏侯綜英是自師弟手中逃,什麼後果,想來師弟是知曉的吧。”見那青年如此表,旁邊端坐的一名青衫修士陡然開口說道。聽聞此言,青年麵更是大變,心中思慮之下,咬牙道:“好,師弟我就去下麵那些介麵之中搜尋一番。如果能夠有所得,還幾位師兄能出手施,引導師弟重新回返九幽宮。”“那是自然,這是定星盤,隻要你能尋到那兩件異寶,這法盤,我等定然...關於書中時間的設定

劃分略如下。

一年分十二個月

一月分三十日

一日分十二個時辰

分別分為:

子時半夜,23點~1點、醜時鳴,1點~3點、寅時平坦,3點~5點、

卯時日出,5點~7點、辰時食時,7點~9點、巳時隅中,9點~11點、

午時日中,11點~13點、未時日昳,13點~15點、申時晡食,15點~17點酉時(日,17點~19點、戌時黃昏,19點~21點、亥時人定,21點~23點

一個時辰分四刻

一個時辰,相當於現在兩小時

半個時辰,相當於現在一個小時

一頓飯時間,相當於現在二十分鐘

一盞茶時間,相當於現在時間的十五分鐘

一炷香時間,相當於現在時間的十分鐘

說話之間,相當於現在時間二十秒

片刻之間,相當於現在十五秒

一須臾間,相當於現在十秒

一彈指間,相當於現在時間五秒

一轉瞬間,相當於現在時間兩秒

一霎那間,相當於現在時間一秒

轉首之間,相當於現在時間一秒

一眨眼間,相當於現在12秒

一轉念間,相當於現在13秒

楔子-彌羅界之變

廣袤無垠的群山之中,除了瑟瑟山風,禿巖石,已然沒有毫目之。

“轟隆隆~~~“

突然,一陣震耳聾的轟鳴之聲自遠天地相接之滾滾而來。

巨大聲音響徹天地,隨著這雷鳴之聲響徹,一道金仿若一道金閃電,風馳電掣一般激而來。

在金閃電後千裡之,一片海奔騰翻滾,席捲向前,其速度奇快無比,並不比前方金閃電落後分毫。

那紅海廣大之極,麵積足有萬裡之遙。

雖海還未迫近,但一腥之氣已然席捲四方。在鮮紅海之中,數以千萬計的骷髏白骨在紅海若若現,顯得詭異之極。

在紅海中央之地,有一個高約千丈的高大祭臺聳立中央。

高大祭臺在一層紅幕之,顯得神非常。

“哈哈哈,夏侯綜英,你已經了我師兄的萬悲掌力一擊,破了你的弒龍天訣,未能立即隕落,還能逃出如此之遠,想來已到了油盡燈枯之際了吧。老夫勸你還是乖乖束手的好,看在往日與我九幽宮的分之上,星祖說不定能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
突然,一聲震天地的巨吼之音,自海深的那高大祭臺之中隆隆傳出。這聲音渾長悠遠,未用任何傳音之,僅憑深厚法力傳出。

千裡之外正在激而逃的金之中,此時正有一名麵蒼白的中年人站立。

此人麵已經沒有了毫,雙目沉似水,下因牙齒咬合,已然滲出了滴滴鮮。但他並未有毫察覺。

此時他正強自製反噬之力,極力催循奔逃。

聽聞後傳來的勸說之言,這名中年人並未有毫異樣。

這次趁九幽宮星祖外出,中年人冒險出手,將九幽宮中的兩件異寶出,不想卻被巡視而來的九幽宮巡察使到。

難以圓說由下,被迫與數名同階爭鬥一起,雖依仗神通,是自防森嚴的九幽宮中逃離,但還是被九幽宮的師兄擊傷。

後來更是被一名同階修追蹤到,一直追殺到了此地。

如在他全盛之時,後麵追殺的這名同階存在,中年人自不放在心上,但此時他已然重傷,再難以是其對手。

“夏侯綜英,隻要你出那兩件異寶,老夫保證,定然會向星祖老人家求,免你一死,讓你在萬幽山下鎮萬年以贖罪。否則,有什麼後果,老夫當不用言明瞭。”

見前方之人未有毫停下之意,無邊海之中,突然又傳出一句勸說之言。

就在此言剛剛傳出,前方金閃電陡然間一斂,白中年人突然在空中跌跌撞撞的急速奔出,急搶數步之後,軀搖晃下,停在了萬丈高空之中。

此時中年麵容猙獰無比,牙齒因為用力咬合,深深的陷了下的之中,脖頸之更是青筋暴。

蒼白的麵容之上,此時卻有一紅顯現。

白中年人彷彿傷極重,但其雙目之中,卻有著一瘋狂之意閃現。

就在白中年人停下之時,無邊海在隆隆的咆哮聲中,也已然近到了一兩千丈之外。

翻滾不斷的海水猶如遇到了一睹無形之墻,嘎然而止,不再前行分毫。

“哈哈哈,夏侯綜英,看來你的傷勢已然難以製了,是讓老夫手,還是你主出那兩件異寶?如果老夫親自出手,你將難有毫存活可能,這點你可要想清楚。”

隨著聲震曠野的巨大聲音傳出,高大祭臺在海中央一閃,高達千丈的祭臺陡然失去了蹤影,消失在了無邊海之中。

僅僅轉瞬之間,海邊緣紅芒一閃,高大祭臺重新閃現而出。一名青年模樣的修士形閃爍間,出現在祭臺之上。

這青年麵帶一笑容,正自雙目炯炯注視著前方千多丈之外的白中年。

“哼,讓老夫出異寶,真是癡心妄想,想這兩件寶,本是我憐妹之,被九幽宮強取豪奪了去。最後連命也未留下,老夫雖不能為憐妹報此仇,但將其最為中意之取出,也算對憐妹有了代。”

白中年人冷哼一聲,雙目冰冷的沉聲說道。語氣之中,對那九幽宮憎恨之極。

“嗬嗬,就算你盜出,以你此時狀態,難道還有能力將這兩保全不?”

麵對麵前白中年,此時的青年修士顯得輕鬆非常。雖在平時,他自認不是對方對手,但在對方傷重之下,倒是不再有毫忌憚。

“哈哈哈,就算我不能親手將之祭祀在憐妹墓前,但你們九幽宮,也休想擁有這兩件異寶。”

白中年人說完,仰天一陣大笑,隨著森笑聲,隻見其張口噴出一團,道道金符文在之中閃現不斷。接著一圓形之在其口一飛而出,眨眼間便漲百丈之巨。

在巨大圓形之上,登時閃現出一團耀眼金,這團金迎風而長,頓時將百丈之巨的圓形之罩在其中。

“啊,你要乾什麼?你……你…你想要用這洪荒玄寶破開此彌羅界?就算在你全勝之時,也無法辦到此事,此時以你重傷之,是否能驅這洪荒玄寶一擊,也是兩說之事。”

陡然見到對方竟然將一洪荒玄寶祭出,祭臺之上的青年修士不大驚,心中念頭連閃不已。

“哼,破不破的開,隻有試過之後才能知曉。”

白中年並未有毫停頓,隨著與洪荒玄寶融合,中年人更是天靈蓋一開,一個尺許高的金小人金一閃,憑空出現。

金小人上寸縷也無,但看其麵容,與白中年人一般無二,好像就是白中年人小數倍一般。

金小人一出,白中年人整個軀突然迅速枯癟了下去,轉瞬之間,便化了一團,懸浮在了金小人麵前。

金小人麵容猙獰,小手一揮,那團如一道箭,向百丈的洪荒玄寶而去。

白中年人竟然舍棄了自己,將所有華都融了那洪荒玄寶之中。

“啊~~,你竟自絕生路,想以自之祭這洪荒玄寶……”

隨著一聲驚呼響起,隻見那萬裡海登時一陣咆哮,高達千丈的祭臺更是出一片遮天蔽日的紅,海更是陡然升起了數以百計的百丈蛟龍,向著前方激而去。

隻見每一蛟龍之上,均有無數隻骷髏附在其上……

“哼,已然晚了……”

隨著金小人話語傳出,他雙手猛然間向著空中一揮,百丈之巨的洪荒玄寶登時展出一毀天滅地的森然之氣,一道約數十丈的渾黃柱陡然閃現而出。向著空中一擊而去。

隨著此擊揮出,整個天地也為之一陣搖晃,一無與倫比的能量波陡然展現,似乎要將整片天際都要毀滅一般。

“轟隆隆~~~”

一聲響徹天地的巨大聲響頓時傳出,仿若整個天地都崩塌了一般。

隨著這轟鳴巨響,隻見一道寬約千丈的巨大裂突然出現在高空之中。裂之漆黑之極,在漆黑之中,一道道壯閃電間或的閃現而出。

隨著裂的出現,一巨大吸引之力陡然出現,在裂附近的金小人與那洪荒玄寶更是毫無阻擋的被其一吸而,轉瞬便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在金小人揮出洪荒玄寶之時,那海之中,高大祭臺之上的青年修士已知難以阻擋那洪荒玄寶的一擊,毫不猶豫之下,萬裡之巨的海一陣翻滾,竟然向著來時方向急速而退。

速度比來時,還要快了兩分。

既然那夏侯綜英已施展出仙界,以自固元祭祀祭養無數萬年的洪荒玄寶,這此一擊威能已然難以猜度,就是破開此彌羅界,也是大有可能。

那些百丈蛟龍雖在青年修士催之下,急速退回,但還是有數十條未能如願,被那巨大空間裂一吸而,轉瞬便消失不見……

三個月後,在雲霧繚繞的群山之中,一座極為氣派的大殿之,此時正有數人端坐,一名青年修士站立在大殿之中。

“什麼?夏侯綜英竟然施展飼靈之,劈開了彌羅界?以虛域的強大威能,夏侯綜英定然已隕落,但那兩件異寶與他那件洪荒玄寶,應該能夠保留下來。如老祖知曉那兩件異寶我九幽宮得而復失,定然不會就此善了。”一名麵威嚴的中年目冷,口中緩緩說道。

“雖然那兩件異寶停留下方介麵的機會極小,但隻要有一可能,我等也要去搜尋一番,鄒瑞師弟,看來此事也隻有你辛苦一趟了。”

另外一名麵淡紅的老者麵同樣沉,但語氣卻極為平靜的說道。

聽聞此言,當初在紅海祭臺之上的青年登時麵大變,容更是閃爍不斷。

“哼,老祖如果知曉此事,夏侯綜英是自師弟手中逃,什麼後果,想來師弟是知曉的吧。”

見那青年如此表,旁邊端坐的一名青衫修士陡然開口說道。

聽聞此言,青年麵更是大變,心中思慮之下,咬牙道:

“好,師弟我就去下麵那些介麵之中搜尋一番。如果能夠有所得,還幾位師兄能出手施,引導師弟重新回返九幽宮。”

“那是自然,這是定星盤,隻要你能尋到那兩件異寶,這法盤,我等定然會知曉,將你迎回彌羅界。”

隨著眾人說完,紛紛起,向著遠一戒備森嚴的山穀之中行去……

闖修真路秦鳴公孫靜瑤未有毫異樣。這次趁九幽宮星祖外出,中年人冒險出手,將九幽宮中的兩件異寶出,不想卻被巡視而來的九幽宮巡察使到。難以圓說由下,被迫與數名同階爭鬥一起,雖依仗神通,是自防森嚴的九幽宮中逃離,但還是被九幽宮的師兄擊傷。後來更是被一名同階修追蹤到,一直追殺到了此地。如在他全盛之時,後麵追殺的這名同階存在,中年人自不放在心上,但此時他已然重傷,再難以是其對手。“夏侯綜英,隻要你出那兩件異寶,老夫保證,定然會向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